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赵云澜等会你说啥???

求生欲_(:з」∠)_给大家跪下了咋都这么优秀

镇魂女鬼绝不认输

尘不尘:

微博:尘不尘 抽奖送手链 不需要关注我 关注白老师朱老师就OK了 抽三个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转发一下 下周三就开奖。

#当他们也参加高考#

祝大家考试顺利!!!

【本来想写一下王杰希,然后我怎么想都是他拿着水在考场外面等……不愧是微草爸爸!X)】

【邱蔡】鞍马尘 02

季更选手给太太们跪下了!

——————————————————————————

————————

见到邱居新,蔡居诚内心说不上惊诧。

平日他睡下后总觉得有人潜至这偏僻静室探看,因着对方一无杀意二无打扰清梦之嫌,蔡居诚也从未理睬过。不过私下里他也做过猜测,朴师叔绝不可能,若是他来,怎么可能放过那夜深人静促膝长谈的时机?

现在邱居新主动现身,反倒是让蔡居诚生起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想法。

其实他不讨厌这位师弟,一点也不。

论剑败北他心下确有不甘,不慎伤人也并非他本意而是打斗中他拼尽全力而对方突然卸下抵挡毫不还手的结果。

后来想来,怕不是这位邱师弟以为自己心中不愤,想叫他揍自己一顿出气。

幼稚之至。

不见得他反倒被罚了么?

眼下剑刃对剑刃,根本不是想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邱居新架着剑不说话,直盯紧了蔡居诚的眼。

两柄剑质地相同,剑身都折射出薄薄寒意,在现下夏日深夜里颇觉透骨凉。

月光没有阻碍直直的映在武当后山的地上,如邱居新望过来的眼。

有那么一瞬蔡居诚竟然理解了为何前人称月为广寒。

可不是吗?

簌簌冰寒,覆地千里。
广且寒甚也。

蔡居诚胡乱想着,邱居新这边率先打破沉默蹙眉道,“师兄。”

两字称呼,蔡居诚已然知晓邱居新包含的话意。

——师兄为何对手无寸铁之老妪刀剑相向。

这言下之意如冰镇于深井取出的西瓜填入口舌滑入肺腑,浸得蔡居诚四肢百骸一阵冰凉。

本该因对方屡屡探看带来的甜完完全全实实在在被凉意侵蚀。

甚至……若邱居新就为了抓此一时刻向世人证明他蔡居诚心狠手辣不堪修行才日日夜夜来——监视?

呵。

蔡居诚面上不动,内里把自己的天真嘲讽了个遍,他本就牙尖嘴利,此番给自己伤口撒盐也是毫不含糊,疼得他几乎要握不稳剑。

想都没想,左右剑都拿不稳了,又怕邱居新发觉,蔡居诚“砰”地甩下剑就走。

离开这里就好了。

离开这个人。

本以为邱居新整日来访,是知晓他半点恶意也无,是知晓他……

天真。

若真是良善之辈,为何不早日同掌门说明伤人乃误会一场?

偏偏要等他被拘于后山之后日夜窥视。

想来也恐怕是处心积虑。

蔡居诚的思绪完全乱了,东想西想地全是细细碎碎的往事,周遭盈盈的月光恍如粼粼波光里的水,,溺得他呼吸困难。

——邱居新,你到底是何居心?!

【邱蔡】鞍马尘 01


嘻嘻嘻嘻,食用愉快!

————————————————————————————

蔡居诚下山的时候,取了那匹皎雪骢来骑。

武当弟子极少用马,平日里踏日逐月几下就掠下山去了,哪里须得驾马磨磨蹭蹭行个半天?

可惜今日他只能骑马下山,心绪不宁,真气乱窜,怎么使得出轻功来?

这匹皎雪骢还是华山送来的,平常放在后山无人管问,他瞧着好看,拉来养将过几日,这时节倒是放不下这可人的东西,寻思骑旁的马不若骑它,倒也是个念想。

趁着清晨都在做功课,蔡居诚一人一马下了武当。

白色的雪骢配上鹤舞衫,从太和桥上远远望去,倒像是折了翼不归巢的鹤。

不归巢,他又哪里来得家?

好好的武当山全然被那邱居新雀占鸠巢,师父、师兄弟,纵使是香客们,也都不甚注视他,待见他。想要靠外人来夺权,不过也只是顽皮孩子为了得到大人关怀而上房揭瓦下河摸鱼弄个满身脏污,到最后却是落个欺师灭祖居心不良的名号。

他不走,难道等着被逐?

想着萧疏寒昨日里看他的眼神,蔡居诚心里生出暗暗委屈,走在集市上顺手买的糖葫芦此时反成了碍事儿玩意,咬一口颇觉得酸痛。

……

内室里暗香浮动,红帐锦被之下蔡居诚睡得像他偷偷养的猫,团成个一团。

自从被下软筋散困在点香阁,至今已月余。

他闹过,打过,可又有何用处?

反倒是被添上一笔又一笔的欠债条子。
那还挣扎做甚。

养的猫也不怎么乖巧,整日里翻上爬下,房间里瓷器一大半都是这猫儿弄碎的。

梁妈妈记账嗔他,他也不做解释,谁弄坏不是他弄坏呢?把这猫交代出去,他到觉得舍不得。

一觉醒来,香炉里的降真香燃个精光,幸好梁妈妈知道他不喜欢阁子里那些脂粉香,没有乱派人添香,不然他怎么也睡不真切。

点着降真香,梦里还能慰藉自己还在武当山。

——那是他活了二十几载的家。

其实说武当山是家也不尽然,他本是孤儿一个孑孓一人,早在山中时居棠每日说笑都喜欢念叨他们内门弟子全是后山捡来的,还在什么奇观里面添了这么一笔,生怕别人不知道武当上下慈悲为怀。

他禁居于后山时,可没少见到山下人家为着次一传言专门舍了儿女狠了心肠半夜摸黑抱孩子上后山扔掉,也不想想后山荆棘荒野之地,乌鸦群居,万一一个不好被雀啄伤,又如何是好?

救人收入门下固不可能,武当虽富裕却又不做善堂生意,华山那帮人欠了银两每笔都还有弟子去按时讨要。至于捡他们入门,一是筋骨上佳,二是实在无人家愿意收留也找不到生父生母。

蔡居诚生性急躁,自是不会像朴师叔一般派遣外门弟子下山挨家挨户询问、退还孩子。他会做的,不过是趁着丢孩子的大人未走远赶上去,恶狠狠威胁一番而后强行把孩子塞回去。

山下人每每被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匆匆忙忙跌撞下山,回到家才发现襁褓里多出来的银子金子。

——蔡居诚他对于丢弃孩子的人家,总是痛恨又同情。
痛恨源自于他从小失去的也得不到的父母宠溺家人厚爱群族相帮,同情是他知晓世间艰辛颇多,世路难行。

这一恐吓一接济,虽不同于朴师叔挨家挨户送还孩子的温和,但亦是一种“道”。

独属于他武当二师兄,蔡居诚的。

“道”。

他在后山遇上了不下十数的扔孩子的人,唯有一次出了岔子,为的是邱居新。

那晚天早入暮,夏风送凉,他选了平坦的大石躺在上面看星星。

金陵的曾先生总说星辰合卜,运行大道。

可他在大石上看到睡着都不曾看出过半点玄机,只好嘲笑自己是市井说的,“狗看星星一灿明”。

其实在他看来,看出星汉灿烂,月色撩人亦是足够。

美景得旷心神,又何必苦求窥晓天机?

戌时的时候树下徘徊的人终于放下了怀中孩子,听脚步声是个老人,蹒跚的踱在树边,想走舍不得走。

他见多了。

星星此时也看够腻味,蔡居诚摸摸荷包,银子还多,拎剑欺身而上。

他的剑寒铁而铸,月光中更显得如冰薄凉,凛冽冻人。

剑离老人还有一丈,旁边有人穿出来架住了。

……邱居新。

夜跑,本来写的是P1言情向,然后腐潜做了改版,我又重新写了一个版【除P1都是猫鼠!】

【白玉堂X你】就是写写……“你”可以是任何人呀嘿

1、夜跑

你提出夜跑是在中午。
晚饭还没吃完他比你更坐不住。
若不是碍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他肯定能在你吃饭时候来一段单口相声。
吃完饭,他像是解了禁,眉飞色舞讲着下午专门探听到的消息。
大到谁家来了什么人买了什么东西,小到哪片草地迁来一窝猫搬走一只狗。
天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夏天里入了夜也是闷热难耐,更不要说出汗了。
才跑了原计划的一小半你就要放弃。
他倒是早预料似的。
闲闲的踱在树底下笑。
笑得你心猿意马更跑不动了。
也罢也罢。
回家去还有这人提早放好的水呢,非计较跑完没有才是人傻。

【猫鼠】2048与南柯一梦


世事温柔的恍如黄粱一场。

也确是一南柯。

一、

束手无策。

这是白玉堂此刻的境地。

他自己也很不知所措,明明上一刻还在千百利箭中仓皇躲闪。一下刻竟是处在这泛着白光的透明光壁中。

这一方天地狭小而方正,比起皇帝小儿的四方宫阙有过之而无不及。

宫墙碧瓦朱墙,虽是能见到蓝天如洗但也因着森严而显得压抑。

这里像是浮在九天之上,无边际,亦无他物。只是往旁走去绝走不出方圆几丈又回到原地,像极了“鬼打墙”。

莫不是襄阳王的新机关?

心底却又暗暗否定。

这方天地虽说单一无趣,但要什么有什么。

饿了心思一动,花雕有,醉鸡有。

困了往空出一坐,矮榻有,胡床有。

白白挨了很久,偶有一次他竟见到了另一个自己。

那个白玉堂也像他一般境地,见了他也是惊讶。

两个白玉堂下意识都往一处走。

走到相互触碰的时候,竟是又猝然消失了对方的踪迹。

但多了一丝微黄的光。

光里是那个人。

南侠展昭。

白玉堂能看见展昭像极了他开始来此地的模样,四处走,而后静坐中央放弃。

——展昭看不见他,白玉堂意识到。

二、

又是很久,白玉堂又看见了一个自己。

依旧是触碰,消失。

但又多出一个展昭来。

两个展昭如他一般碰面,消失。

可是似乎还是多了什么。

他在这白色中看见了苗家寨,看见了盗宝的自己,题诗的自己,陷空岛通天吼的展昭。

慢慢的,他渐渐明了了这方天地。

只要他和展昭碰见另一个对方,这方天地就会让他回到以前。

从苗家寨到开封。

从开封到陷空岛。

到开封,到襄阳。

竟是又一次重复着当时的故事。

……

三、

再进冲霄楼的时候,白玉堂心里一片坦然,甚至是欣慰的。

因为这一次的时间是多得来的。

和那个人足足多相处了三年。

人生幸事不过于此。

然而这一次竟是没有了万箭与利刃。

顺顺利利出来。

他都不敢信任自己活着的事实。

——这哪里是多出来三年!

多出了三年又三年,十年还十年。

真是……

四、

而后的事情更是足以慰平生。

那个人退了丁三的婚。

瞒着他辞了两人官职。

备了红纸松墨香的婚书。

趁着他饮醉赴了云梦之好。

……

末了还合寝金华。

注:

婚书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
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
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此证

白玉堂
展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