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锤基】说谎之人 睡前故事

童话风,很喜欢,给太太打电话

烟桥:

阿斯加德睡前故事

很短的小番外,睡前童话风


“准备好听睡前故事了吗?”

一个老头儿抱着他厚厚的笔记本坐在两个王子的床边,他面色红润,眉毛一抖一抖,白胡子长的能织围巾,打了好几个结才将将垂在地上。

据说他是阿斯加德见识最广的人,老了之后当了皇家图书馆管理员,没事就爱写写小说传记什么的,所以现在被奥丁打发来给他两个不安稳睡觉的儿子讲故事。

“让我来找找……”白胡子老头儿皱着眉头翻了会儿他的笔记,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故事一样停住,然后抬起头看着两位躺在床上的少年王子。

他们穿着睡衣,双双半靠在床上,都正用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让我来给你们讲一个国王的故事,这可是我查阅资料多年创作的故事,绝对真实可信,听完这个故事,你们就要乖乖睡觉,知道了吗?”

王子们点头。

他清了清嗓子,故作高深的开口:“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

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他四处征战,威名远扬,在年轻时就一统了九界,让整个宇宙都臣服于他。

他成为了九界之王,司掌智慧,战争,死亡和权力。在他的统治下,整个九界的秩序井然有条。于是他就收起了他手中的长枪与利剑,换成了花冠与酒盏,他用花冠赢得了爱神的心,迎娶了他美丽的妻子,又持酒盏宴请四方,以礼相待天下来客,获得了九界仁君的美名。

可就当他刚刚拥有了他与爱神的孩子,正在享受他的辉煌与成功之时,九界之中有一个地方不满他的统治,发生了叛乱。

那是一个终年严寒之地,生活着一个非常邪恶的种族。

这个种族的人有着蓝色的皮肤,身上布满诡异的花纹,他们的眼睛像烧着的火炭一样红,心却跟淬了毒的乌木一般黑;他们身体里不会流淌鲜血,只有结冰的寒霜,也正因如此,这些冷血生物各个都残忍,奸诈,冷酷无情,尤其擅长欺骗与杀戮,是不折不扣的蓝色怪物。

这个种族就是霜巨人。

“九界之王受到了他们的挑衅,本来已经不愿意再发动战争的他万般无奈之下还是出兵前去镇压了,那是一场恶战,这位仁慈的国王被怪物的首领刺瞎了一只眼睛——是的,就是那蓝色的怪物,他们庞大,冰冷又狡猾,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可能他们还喜欢生吃人肉,尤其是像你们这么大晚上还不喜欢安稳睡觉的小孩……”

“等等!等等!”

大王子打断了他,“你的故事我不喜欢!我不许你再讲了!”

“嗯?”这位老学究从他的笔记本上抬起了头,“怎么了我的王子殿下?我的故事有什么地方让你不满意了吗?”

大王子从床上翻下来,一把抢走了他的笔记本,他潦草翻了几页,越看越生气,“我不想听这种故事,你的故事太假了,即便霜巨人曾经是阿斯加德的敌人,他们也不是你在书里写的这样。”

“这就奇怪了。”讲故事的老头儿有些纳闷的瞅着索尔,“殿下您又没有见过他们,怎么知道我写的就是假的?”

“我当然见过。”大王子笃定道。

“王子殿下,我的故事可都是有考究的,我浸淫阿斯加德文库多年,但凡下笔,每一句话都有根据,退一万步讲,哪怕我写的内容与事实不符,那霜巨人也只会比我所描述的更加邪恶不堪,他们本来就狼子野心,坏事做尽还又不知好歹……”

“闭嘴,闭嘴。”索尔皱眉不满的指着他,“当年的阿斯加德与约顿海姆,即使是成王败寇,也有一纸两边都自愿签署的休战协议在,况且我们双方本就势均力敌,平息战乱也不能说是轻而易举。而现在才过了多久,我们竟然就要靠诋毁和丑化当年的对手来提升和鼓吹自己的形象?这算哪门子仁君之举!等以后我成了王——”

还在床上的小王子听到这话一挑眉,兴致盎然的抬起头,结果大王子话音一顿,就此打住,没有说完。

他走到门前,打开门把那本笔记本甩了出去,回过头指着门外说:“我不需要你再来给我们讲故事了,以后也不用,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他的举动把长胡子老头儿气的跳脚,他的手晃在索尔面前指了半天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他吹着他的胡子走到门外捡起了他视若珍宝的笔记本,气呼呼的边走边喊:

“我会把这一切禀报国王的!”

“尽管去吧!”

索尔砰的一声关上门,“老骗子。”

“你把老骗子赶走了,谁来给我们讲睡前故事?”坐在床上的小王子撑手侧身看着他笑。

索尔走回床上重新躺下,洛基翻了个身,“我可不给你讲故事。”

他打了个哈欠,“毕竟我是个残忍,奸诈,没心没肺又冷酷无情的小骗子,你可要小心点,说不定我还爱吃小孩,尤其是你。”

索尔看了他一眼,他故作生气的偏过头。

“我给你讲故事吧。”索尔说。

洛基转过身看了看索尔,忽然笑了,“哥哥,我以前可从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才能。”

他盯着索尔看了一会儿,然后平放下他的枕头,乖乖躺好,把被子拉到胸前,又把他无辜又清澈的绿眼睛眨了又眨。

“好吧,那我洗耳恭听。”

索尔想了又想,正要开口,又被洛基打断——

“但我可不希望听到什么你是如何打败你的敌人又怎样拧下他的头,把血和内脏搞了一地,完了还扣人家眼珠子的那种光辉战绩。”

他冷冷说完,然后把被子拉到眼睛下面甜甜一笑,“那会把我吓得睡不着觉的,哥哥。”

索尔笑着看了他一眼,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然后组织了一下语言,熄灭了所有的灯只留下床头一盏,轻声开口:“在不久以前,有一个王子……”

不久前有一个王子,他是九界之王的儿子,出生在神域之中,生来拥有一切,可有一次,神域与一个名叫约顿海姆的地方交战了,那个地方生活着一个名叫霜巨人的种族,他们生活在终年黑暗且四季严寒的贫瘠之地,天生冷血,因此他们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渴望光明与温暖。

他们受本能驱使入侵了一个名叫中庭,平安富庶的美丽星球,王子的父亲九界之王因此前去镇压,他拿走了霜巨人世代相传的珍宝带回了神域,使其失去了力量之源,霜巨人一族从此一蹶不振。

然后很多年后这个王子听闻了关于霜巨人的故事,他受神域的偏见误导,认为所有的霜巨人都是残暴嗜血的怪物,他带着想要斩尽杀绝的心偷偷跑去了约顿海姆,他挑衅他们的首领结果却差点丧命,他侥幸逃脱但却由此发现了霜巨人一族真正的珍宝,不是被锁在藏宝室里那个蓝色冰棺,而是一个人,一个虽然看上去冷血薄情但依旧有血有肉有呼吸有心跳的人——

那就是霜巨人的小王子。

可霜巨人并不知道他们一族还有这样一件稀世罕见的珍宝,他们早早就遗弃了他,知道真相的小王子痛苦万分,可并没有一个人理解他,他们任他纠结,任他难过,任他自毁,任他自甘堕落。

而神域的王子也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了这一点,可那时的他已经把他受伤的小王子弄丢了,于是他开始寻找。

他来到雪山之巅,他问那些沉寂的积雪:“我弄丢了我的小王子,请问你们见过他吗?”

雪花回答:“没有,没有,我们寿命太短啦,我们朝生暮死,没有见过你说的人,或许你可以去问问天上的云,那是我们的来处,她知道比我们多。”

于是他又来到云层之上,他问那些漂浮的白云:“我弄丢了我的小王子,请问你们见过他吗?”

云朵回答:“没有,没有,我们站的太远啦,一个人那么小,我们也看不到他。或许你可以问问地上的河,他们奔流不息,流经万物的起始,他知道的比我们多。”

他又转辗来到海洋边缘,他问那些奔腾的河川:“我弄丢了我的小王子,请问你们见过他吗?”

川流回答:“没有,没有,我们走过的地方太多啦,世界这么大,单独一个人的去向我们又哪能说得上。或许你可以问问生命树下的泉,她洞悉一切生命去向,她知道的比我们多。”

王子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生命树,他问那眼明亮的银泉:“我弄丢了我的小王子,请问你们见过他吗?”

住在泉水中的精灵回答他:“是的,是的,我们见过你的王子。他被关在一片湖泊下的深渊里,你要用你的血,你的骨,你的眼睛还有灵魂作为交换,才能见到他。”

王子开始寻找那片湖泊,他走过地狱的荆棘丛,穿过带毒的雨雾森林,沉入带着血腥味的湖水,又游过刺骨冰冷的冥河。

他终于来到了深渊。

“于是王子找到了那个时光牢笼,他要与命运相抗,要从生死之间把他找寻的人夺回,他要从这深渊之中找到他,然后带他回家……”

“可你要找的人是个怪物。”小王子忽然打断了这个故事。

“他狡猾,奸诈,残忍又冷血无情,他确实如睡前故事里所说的霜巨人那样擅长欺诈,乐衷谎言,而且还沉迷种种玩弄人心的把戏,在他身上你可以看到霜巨人的所有卑劣本性,甚至完全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为了达成自己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连自己也不会放过。”

“他不是什么珍宝,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怪物,甚至比其他的怪物更可怕。”

他转头看着索尔,“这样你还要找吗?”

“当然,而且——”金发王子熄灭了床头的灯也躺了下来,他把他的小王子搂在了怀里。

“我也找到了。”

小王子抬头看他,他金发王子的蓝眼睛在窗外透过来的微光照耀下像是闪闪发亮的星星。

他问:“你刚刚说,等你成了王——后面你要说什么?”

“索尔,等你成了王,你要怎样?”

“洛基,这是我的秘密。”索尔吻着他的头发说。

洛基听后忽然一撇嘴,他闷闷不乐的挣脱索尔的手臂,转了个身躺在离他老远的地方,然后没过多久又翻身起来,踩着他的鞋噔噔的就要往外走。

“洛基,你去哪?”

“回我自己的房间去。”洛基头也不回的说,“你一个人睡吧,哥哥。”

“可这就是你的房间啊。”索尔连忙说。

“那我就到你的房间去!”

他话说完还没走两步,就被从后而来的温暖所拉住了,索尔拖着他的手臂半推半抱的把他重新哄回了床上,洛基仰头跌在床面上,索尔也爬上来,然后他忽然拉起被子,把两个人都罩了起来。

“你让我喘不上气了。”洛基瓮声瓮气的在被窝里说。

他凝了个小小的魔法,一点点微弱光亮从他指尖上燃起,然后他看见他哥哥宛如苍穹般的眸子,像是落入深海里的一抹星上流光。

“好吧,好吧,我告诉你。”索尔搂过他的脖子,与他面对面贴近,额头抵上额头,“等我成了王,我就要像这样,把我找回的那个小王子藏起来。”

“我要把他藏起来,让悲伤看不见他,痛苦找不到他,命运伤不了他。”

“我要把他藏在我的国家,我的宫殿,还有我的心里,我要给他我所能给的所有光明与温暖,重视和珍爱。”

他低下头抱住他的小王子,喃喃自语。

“我要把他藏起来……即使是死亡,也不能再次从我身边带走他。”


夜空像是无尽的画布,如果繁星是画家泼出的墨,那这晶莹的一轮弯月就是其中最巧夺天工的一笔。

洛基这个晚上当然还是留下来了。 


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算着时间,感受着月光一点点的扩大它在窗台上的势力范围,缓缓照到他脸上。然后他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他的哥哥。

索尔仰面躺在他身边,呼吸绵长又舒缓。

洛基悄悄的翻了个身,不动神色的靠近了他一点,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在索尔眼睛前挥了挥,见他没什么反应,就慢慢的凑了过去,轻轻亲了一下索尔的脸蛋。

“晚安,哥哥。”

说完这句话他心满意足的重新躺好,结果他刚刚重新转过身去,却突然被拽了一下,然后他顺着这个力度一滚,实打实的就被身后的人抱了个满怀。

索尔没有睁开眼睛,但他嘴角怀着无比甜蜜的一抹微笑,他抱着洛基用下巴蹭了蹭他的肩窝,感受着洛基从脸上一直烧到了脖子的温度和他的怦然心跳。

“晚安,我的小怪物。”





END


祝你们做一个甜到想要藏起来的美梦。

晚安

评论

热度(1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