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并不认同谢怜和君吾之间就差一个花花这种说法

neko:

        怜怜和白无相差的主要还是心态问题。怜怜当初一句“身在无间,心在桃源”就让君吾把他盯上了,进而灭了仙乐,给了怜怜这么多磨难,想让怜怜也变得跟他一样,证明自己没错,他心里从来没有放下过,还是十分不甘心。他们都被自己想要拯救的苍生背叛,也都崩溃了,但是怜怜没过一天就心软了,说好了发动人面疫还拖了三天,像孩子赌气一般做出了测试人性这样的举动,也证明了的确不乏善良的人,一个人的善心一个斗笠,怜怜就振作了。难道乌庸太子当初真的一个人都没有拉他一把吗?不可能没有,只是他心里已经回不了头,看不到也听不到这些了。
        怜怜跟君吾差的是一个花花吗?很明显不是。怜怜靠的是他自己。
        我们都看到了,怜怜第一次被贬,他几乎都是一个人撑下来的。一开始花花作为鬼火跟着,在我们眼里他的确是一直陪伴着他,但是对怜怜来说,他完全不知道这回事,他还是一个人挣扎,看见鬼火他只觉得奇怪,喝着酒自我吐槽自我厌恶了一番,直到被万剑穿心,怜怜崩溃了,召唤仙乐战死亡魂想要报复,然后无名出现了。对当时的怜怜来说,无名花是一个除了比其他亡魂要强一些没什么不一样的亡魂、一个可以利用的复仇工具、一个被他召唤来的想复仇亡魂,还十分奇怪十分可疑,他也曾一怒之下想让无名魂飞魄散,如果不是最后他亲眼目睹无名为了他自己承受了仙乐亡魂的诅咒,也被白无相点名破了无名是他最后一个信徒,他怎么会相信这个鬼魂是真的完完全全一心一意为他着想的信徒?而白无相,连当初怜怜那样的崩溃都曾经因为花花喊他太子殿下都暴怒的起了杀心,崩溃的乌庸太子也许就直接把鬼火或者亡魂掐死了,还留着他吗?
         一个人真正下定决心要复仇,是没有那么多举动去拖延时间搞测试的,早就立刻大杀四方了。就像当初白无相说的,明明可以立刻发动,偏偏要等三天,像个赌气的孩子一样,尽管都那样了,那时候的怜怜心里还是渴望善的,给自己一个不发动人面疫的借口。怜怜跟乌庸太子,真的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性格本性都不一样,当初被伤害了那么多,一个还是心里还是有善,一个直接把善泯灭了。说怜怜跟君无相差的只是一个花花的未免太肤浅了,也把这些角色想的太扁平了,更完全否定了怜怜本身的努力。
         最后我还是说一句,不能因为你惨了,你就要让别人也这么惨,这完全就是错的。就像我喜欢沈九贺玄,理解他们曾经别人导致自己身世凄惨,他们能复仇,但是不能赞同沈九因为嫉妒洛冰河有他没有的就要虐待他,贺玄为了报仇就把地师囚禁了(如果是真的的话,期待秀秀交代地师的死因),别人的人生也是人生。君吾当初扭曲杀了那帮伤害了他的破神官我可以理解,但是因为怜怜一句话就决定灭了仙乐国让怜怜身处无间,十分过分了。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