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猫鼠】人间四月芳菲尽 HE

前文链接不会放_(:з」∠)_

一、【锦毛鼠改道走陈州 白菊花计用无可解】01

陷空岛。
白玉堂猛地从床上翻身而起,一身都是冷汗,蓦地又回过神来——他竟是在陷空岛房间的床上!?难道是万箭齐发受了伤哥哥们送自己回岛上养伤?可……方才他一跃而起身体半分不适都没有……大嫂的医术愈发精湛了不成?可若是治伤,他房内半个人都没有留根本不可能,自己也总不可能是昏迷到伤好才醒来。想着想着愈发不对劲儿了,急忙唤了小厮进来。
小厮进来也是一头雾水,急忙道“五爷?这会子天才亮呢,您昨晚忙了一宿布置那通天吼,不然再歇会儿?”
白玉堂听的生奇,昨天自己去过通天吼?不是和展昭吵了架闯了冲霄楼吗?还……触动了机关引得铜网束缚万箭刺骨。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陷空岛上都是自家人不会对他有所欺瞒,那么……这是梦?
这么真实的……梦?
“现在几时了?哥哥们呢?”白玉堂问,一边伸手拿衣服穿了。
“方才五更天呢,爷。大爷他们往水下了,说是沉了艘丁家的船过去看看。”
丁家沉船?这不是“梦里”自己前去开封府找御猫比试前发生的事吗?
一切恍如昨日,真实的不似一场梦。
白玉堂边想,手往桌上探要拿玉佩,一摸摸个空。
“我那玉佩呢?”
“五爷的玉佩昨日我给您收衣服里了呀?不在么?”
……还真不在。这玉佩是他贴身之物,早年哥哥自己雕了放香积寺开过光的,一直他收的好好儿的,怎就不见了?
瞧那小厮必不是扯谎的样,挥了手让他出去。
自己明明去了冲霄楼,却在陷空岛出现。
按记忆来算今年明明……可房中却是三年前的黄历。
还有这枚玉佩……总不是贼人偷了去吧。谁能有这本事从他房里拿东西?

他要好好理一理究竟是怎么回事。

想了许久倒是找不出一个合理解释,白玉堂只得笑自己莫不是哥哥护佑送自己回了三年前?
这种……也不是不可能。
只要事情都按记忆中发生,那比是此种解释。
白玉堂叹口气,若真是如此……
真是上天庇佑。

白玉堂算算日子,忽的想到展昭现在应是在陈州境内。自己既然回来这么一趟,不去帮帮忙给襄阳王添乱说不过去,更何况上次在陈州……展昭中了白菊花的镖。这次自己未卜先知,决不能让人在眼皮子地下伤着了。
白五爷向来行动先于思量,刚有这念头便往陈州方向去了。

留小厮一人捧着五爷提好的“气死猫”匾不知道是挂还是不往通天吼挂。

(一会继续继续……我我我我我我我我谢谢各位食用!)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