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猫鼠】人间四月芳菲尽 HE 05

|ω・)前文链接不会放_(:з」∠)_麻烦您来我主页看啦_(:з」∠)_谢谢食用!

求小蓝手小心心|ω・)

二【丁家女退婚遭灭门 验伤处言是巨阙故】

却说方才之事。
展昭被小厮带到客房歇下不久,正躺在床上看雕花月洞床的纹路出神。牡丹葳蕤攀上床顶,枝蔓边勾有蝴蝶振翅。水蓝色帐子被铜丝绕玉的帐钩挂着,斜斜的垂下帐边的流苏来。那流苏上串按色泽大小依次排好的珍珠六粒,末了配着帐子的颜色选了穗子,窈窈窕窕的束着。好看的紧,想来陷空岛上剩余四人定不会有此等闲情雅趣,必然是白玉堂选定的。
因得再看时更觉得牡丹国色天香珍珠水润圆亮。

躺了一柱香的时候,窗外忽打过一石子儿,展昭反手接了就往外拿人,没追上。
一看手里的“石子儿”,是一个小纸团。
没写别的什么,只一句。
“巨阙剑甚好,足以斩人丁”
没头没脑这么一句话,展昭反思不得其解。纸条儿上的字也丑,歪歪扭扭和刚刚上私塾的黄发小儿的字迹似的。根本判不出谁人手笔。
展昭琢磨不透是敌是友,眼见巨阙剑好好儿搁在桌案上,眉头皱的更深。
怕万一来者不善,总要和白玉堂打声招呼方是上策,这才寻了下人问路。
家丁一开始支支吾吾只说现在不能寻五爷,不想展昭更心下生疑,许是查案查的多了见谁都忍不住拿下盘问。
来了这厢房才知道家丁为何拦着他不让进。白玉堂从小娇生惯养,哥哥白锦堂宠的天上星星都敢要,来陷空岛后因为岁数生生小了其余四鼠一大截,愣是被当儿子疼爱,连重话都不曾听过三句。
把人惯的是一身脾气,爱干净,好面子,又傲气。
抛却高强武艺和聪明脑袋不提,活脱脱一皇城纨绔样!
只是不好美色罢了。

既然进都进来了,白玉堂也不好赶人出去,问“急急慌慌找爷有事么?”
不等人说话又说,“展大人搅的爷一早上困在床上不得下,爷抽身洗个澡的当展大人又是怎么了?”
“要比试爷也没心思,弄一身汗腻得慌。”
兀自说了几句展昭都不答应,白玉堂一时间脾气上来撩水就往展昭身上招呼。
嚷嚷道,“臭猫!不理爷是怎的?”

展昭本闪身要躲,被这声“臭猫”定住当头浇了一脸水。前日里这白玉堂一直“展大人展大人”或是“南侠”“展护卫”的唤,今天突然叫嚷一声“臭猫”倒把他思绪引到前尘往事去。
“猫儿”也好,“臭猫”也罢——都很久没听见这个人叫过了。
今日听到,只觉前尘往事蓦地浮上眼。
可能是水迷了眼的缘故,眼睛里模模糊糊的,视线都被遮去了。

见他不避不闪白玉堂反而没了打闹的兴致,拿过细棉布擦了身披上袍子走展昭身前站定。还招了招手道,“想什么呢?爷问你话没听见?傻了不成?”展昭回神就见白玉堂凑在眼皮底下,刚洗过澡的身上微微发红,他人又白,端的是粉雕玉琢。头发的水没擦,滴滴答答落入衣袍,微风窜过惹得白玉堂一个哆嗦。
弄得展昭把正事儿又忘个大半。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