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猫鼠】白玉京 一发完

他养好伤回来。

众人皆喜于他的“死而复生”,也对,襄阳王怎么会告知他们白玉堂未死?

山中日月长,救命的医者困着他不让走,可他也的的确确重伤无法下榻。

白白耽误一年好青春。

好容易能下地便赶回来。

可世事无常,光阴弄人。

那个人只剩得一抔黄土一方青碑。

说是操劳过度生生耗费心神故去的。

——他未食言,这个人却是生平第一遭违了约。

旁的人都安慰他不过少一知己,天下散伙筵席颇多又有何伤?

岂知此人于他不单单一知己。

……怕是用逾命形容都嫌轻。

这个人喜欢同卢大哥一样唤他五弟,平日里,情动时。

都喜这么叫。

似乎这般能带上骨血之亲。

纵他卢方四人在往后的年年岁岁里能唤无数声语调不一的“五弟”,可终究是比不过也再听不到那个人的半个字。

白玉堂捞起墙头喝了一半的女儿红,仰头倒一口却是洒了一衣服。

酒气和着水汽爬上他的脸,在月光的映射下把人显得镀上一层银光,似是下一秒就会羽化登仙飘飘而去。

像极了画舫夜游他邀展昭流觞击鼓吟弄风月小调的景致。

现今亦是好风好月好时节,单少美人樽前约。

单少美人樽前约……他低低的合着拍子哼出这随性的句子,今夜月好竟是想起李太白的古诗句。

天上白玉京

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

……

末一句他忘了似的,迟迟开不了口。

沉默半响又开一坛女儿红,边喝边唱方才想的句子。

“好风好月好时节,单少美人樽前约。”

也不知道来年清明,过后中元,这个人来约不约。

注:

天上白玉京

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

……结发授长生。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