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猫鼠】灼 一发完

亲身体会写的……

————————————————————————
——————————————————

嘶——

展昭放下刀和手机。

……切到手了。

哦嚯。

疼……

不过他没吱声,电话那头的人却是耳力好听见方才他“嘶”的一下。

“怎么了?”

“……”展昭没说话,拿右手压住左手背大拇指处的伤口。

他切菜用劲是不是有点大?

瞧着伤口深的。

展昭反思自己的力度,皱了皱眉。

电话那边还在不停的问怎么了。

“有点事……等会再说。”

展昭挂了电话。

去书房翻出药箱找到创可贴。

创可贴还是他为白玉堂准备的,白玉堂没用上他倒是先尝了鲜。

啧。

匆匆处理一番之后他继续做饭。

一小时后,白玉堂回来了。

进门鞋都没换就问,“刚是怎么回事儿?有人找你?”

“没事。”展昭摇头,在餐桌前坐下。

又说,“炖了汤,你爱喝的。”

白玉堂高兴的眼睛都弯了,洗过手就来吃。

吃完饭洗碗白玉堂他才发现展昭好像动作很缓慢。

特别是左手,基本躲着水。

白玉堂也不自个儿瞎猜,拉过展昭左手就看。

“伤了?怎么弄的?”

瞧见创可贴有点点湿,白玉堂赶紧把人赶到书房去,拿过药箱要换药。

白玉堂从小到大锦衣玉食惯了,跟展昭出来住也是被展昭伺候的服服帖帖,哪里会给人上药?

家里没有现成的碘酒,白玉堂瞧着碘酊似乎是相同的用处,撕了棉球沾药就擦。

展昭由着他摆布,也不看。

白玉堂看伤口深,又怕碘酊不够效果。

干脆把沾了碘酊的棉球包在伤口处。

展昭只觉得伤处烧疼烧疼。

想想忍住了。

“怎么弄的?”

“……不忠诚。”展昭难得开玩笑。

“谁叫我一边给你打电话一边分心切菜?”
“看让老天惩罚了。”

没见过这样说话的。

白玉堂暼他一眼,笑了。

过了一会儿,展昭愈发觉得伤口疼。

不对劲。

展昭想。
打开一看,红棕色。

…………

哦。

……灼伤了。

…………

展昭翻手机查了查,网上都建议说去医院看。

去就去吧。

不能给白玉堂知道。

医院的医生问过缘由顿了顿。

展昭心说想笑就笑吧。

果然出了急诊听见一屋子护士们都在笑。

啧啧。

疼是疼。

烧起来一样。

就像他第一次吻在白玉堂唇上。

心神和理智烧个干干净净。

就剩下一句话:

——这个人,我喜欢极了。

评论(1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