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猫鼠】2048与南柯一梦


世事温柔的恍如黄粱一场。

也确是一南柯。

一、

束手无策。

这是白玉堂此刻的境地。

他自己也很不知所措,明明上一刻还在千百利箭中仓皇躲闪。一下刻竟是处在这泛着白光的透明光壁中。

这一方天地狭小而方正,比起皇帝小儿的四方宫阙有过之而无不及。

宫墙碧瓦朱墙,虽是能见到蓝天如洗但也因着森严而显得压抑。

这里像是浮在九天之上,无边际,亦无他物。只是往旁走去绝走不出方圆几丈又回到原地,像极了“鬼打墙”。

莫不是襄阳王的新机关?

心底却又暗暗否定。

这方天地虽说单一无趣,但要什么有什么。

饿了心思一动,花雕有,醉鸡有。

困了往空出一坐,矮榻有,胡床有。

白白挨了很久,偶有一次他竟见到了另一个自己。

那个白玉堂也像他一般境地,见了他也是惊讶。

两个白玉堂下意识都往一处走。

走到相互触碰的时候,竟是又猝然消失了对方的踪迹。

但多了一丝微黄的光。

光里是那个人。

南侠展昭。

白玉堂能看见展昭像极了他开始来此地的模样,四处走,而后静坐中央放弃。

——展昭看不见他,白玉堂意识到。

二、

又是很久,白玉堂又看见了一个自己。

依旧是触碰,消失。

但又多出一个展昭来。

两个展昭如他一般碰面,消失。

可是似乎还是多了什么。

他在这白色中看见了苗家寨,看见了盗宝的自己,题诗的自己,陷空岛通天吼的展昭。

慢慢的,他渐渐明了了这方天地。

只要他和展昭碰见另一个对方,这方天地就会让他回到以前。

从苗家寨到开封。

从开封到陷空岛。

到开封,到襄阳。

竟是又一次重复着当时的故事。

……

三、

再进冲霄楼的时候,白玉堂心里一片坦然,甚至是欣慰的。

因为这一次的时间是多得来的。

和那个人足足多相处了三年。

人生幸事不过于此。

然而这一次竟是没有了万箭与利刃。

顺顺利利出来。

他都不敢信任自己活着的事实。

——这哪里是多出来三年!

多出了三年又三年,十年还十年。

真是……

四、

而后的事情更是足以慰平生。

那个人退了丁三的婚。

瞒着他辞了两人官职。

备了红纸松墨香的婚书。

趁着他饮醉赴了云梦之好。

……

末了还合寝金华。

注:

婚书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
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
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此证

白玉堂
展昭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