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邱蔡】鞍马尘 02

季更选手给太太们跪下了!

——————————————————————————

————————

见到邱居新,蔡居诚内心说不上惊诧。

平日他睡下后总觉得有人潜至这偏僻静室探看,因着对方一无杀意二无打扰清梦之嫌,蔡居诚也从未理睬过。不过私下里他也做过猜测,朴师叔绝不可能,若是他来,怎么可能放过那夜深人静促膝长谈的时机?

现在邱居新主动现身,反倒是让蔡居诚生起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想法。

其实他不讨厌这位师弟,一点也不。

论剑败北他心下确有不甘,不慎伤人也并非他本意而是打斗中他拼尽全力而对方突然卸下抵挡毫不还手的结果。

后来想来,怕不是这位邱师弟以为自己心中不愤,想叫他揍自己一顿出气。

幼稚之至。

不见得他反倒被罚了么?

眼下剑刃对剑刃,根本不是想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邱居新架着剑不说话,直盯紧了蔡居诚的眼。

两柄剑质地相同,剑身都折射出薄薄寒意,在现下夏日深夜里颇觉透骨凉。

月光没有阻碍直直的映在武当后山的地上,如邱居新望过来的眼。

有那么一瞬蔡居诚竟然理解了为何前人称月为广寒。

可不是吗?

簌簌冰寒,覆地千里。
广且寒甚也。

蔡居诚胡乱想着,邱居新这边率先打破沉默蹙眉道,“师兄。”

两字称呼,蔡居诚已然知晓邱居新包含的话意。

——师兄为何对手无寸铁之老妪刀剑相向。

这言下之意如冰镇于深井取出的西瓜填入口舌滑入肺腑,浸得蔡居诚四肢百骸一阵冰凉。

本该因对方屡屡探看带来的甜完完全全实实在在被凉意侵蚀。

甚至……若邱居新就为了抓此一时刻向世人证明他蔡居诚心狠手辣不堪修行才日日夜夜来——监视?

呵。

蔡居诚面上不动,内里把自己的天真嘲讽了个遍,他本就牙尖嘴利,此番给自己伤口撒盐也是毫不含糊,疼得他几乎要握不稳剑。

想都没想,左右剑都拿不稳了,又怕邱居新发觉,蔡居诚“砰”地甩下剑就走。

离开这里就好了。

离开这个人。

本以为邱居新整日来访,是知晓他半点恶意也无,是知晓他……

天真。

若真是良善之辈,为何不早日同掌门说明伤人乃误会一场?

偏偏要等他被拘于后山之后日夜窥视。

想来也恐怕是处心积虑。

蔡居诚的思绪完全乱了,东想西想地全是细细碎碎的往事,周遭盈盈的月光恍如粼粼波光里的水,,溺得他呼吸困难。

——邱居新,你到底是何居心?!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