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猫鼠】人间四月芳菲尽 HE 04


好在……
虽说展大人二世为人,锦毛鼠的房间却是平生第一次进,前时在开封府白玉堂空着好好的客房不住,偏偏逮着御猫的猫窝钻。陷空岛前时他倒来过,见识了通天吼和气死猫的匾,现在回想来又觉得心里甜蜜不可言说。不知道今时那匾可否还在?
胡思乱想一通,展昭心里既是欢喜又是忧心。
若像前时一般让白玉堂随着自己查案,又怕冲霄楼之事重演。
若对他白玉堂置之不理,白玉堂自己会不会缠上来先未可知,就是展昭自个儿也没法说能忍着不见他。
怎么样都合了“舍不得”三字。

天微微亮的时候白玉堂醒了,刚醒就察觉身旁有人,一转头看见展昭伏在床边。估摸着是守了一整夜,白玉堂也没准备把人吵醒,轻悄悄坐起身子在床柱靠了。
又发觉毒解了,想“这些解毒的药材虽说不常见,合陷空岛开封府之力怎会找不齐?只是一件事奇怪,阴阳玉三块,一块随先帝葬一块随哥哥葬,还有一块叫我给失了!这药且是如何研得?”
再想竟想偏去“莫不是展昭那猫去刨了哥哥的墓?难怪我在陷空岛呢!”愈想愈发生气,只思索着等这猫儿醒来之后好好打一场教训一番。
殊不知若是真气的之极,谁还管他醒不醒睡不睡呢!
许是多日奔波不怎么合眼,在白玉堂这里竟教展昭安稳歇到晌午。期间白福进来要说话都被白玉堂一个眼神瞪出去了。白玉堂自己也忍着在床上好生坐了一早上,他本就发了一身汗,干坐久后身上被吹得冰凉,也更粘腻难受——他爱干净的白五爷居然也忍下了。

等展昭醒来就见毒刚解的白五爷只穿一件中衣窝在床上,头发没束散了一肩,奇的是这人抱着画影盯着自己看。
“白兄醒了怎么不叫展某?”
“叫你做甚?起来挨爷爷打么?”
展昭心道,这又是何理,专等着我醒了切磋?
“白兄要比试不是不可,只是白兄毒方解,展某亦是奔波几日心神疲累,若是交手无法白兄之兴,不若日后再说吧。”
“……”白玉堂沉默一瞬,腾的从床上袭向展昭。
展昭不想和他动手,一来毒解不久白玉堂身子还虚,二来……白玉堂只穿得中衣,秋日风劲虽爽,着凉却不是不可能。这时人知锦毛鼠畏水的有,但知锦毛鼠不喜吃药汤的少。若惹了风寒,一碗姜汤都够白玉堂闹腾的。
实是展大人多操心。
习武之人身体强健,白玉堂虽是吹一早上风,但也不至于染风寒。
应说关心则乱。

打一阵子白玉堂先收了画影,道,“不打了!你这御猫没尽全力,当时逗白爷我玩呢!”
又唤白福,“一早上不见你小子人影!爷躺这么久身上都是腻的,快弄水来!”
说着转身进房去,“啪”把门闭上。
白福见展昭还站在院里,赔笑着又引来一小厮把展昭带往客房去,自己转西厢房给白玉堂弄浴池去了。
白玉堂这浴池大有来头。
整一块儿的汉白玉挖的池,池边拿和田玉嵌着靠人的倚背,上方也拿汉白玉同墨玉雕了星月图,黑白分明煞是好看。边上还琢了一小池,平日里香汤料子都往这处加,大池内止入得水去。

白玉堂泡了一半正舒坦,展昭摸了进来,吓白玉堂一跳。
展昭似是有急事找他,小厮指了地方急急忙忙赶过来的。
一进来白玉堂吓一跳,展昭也是一惊。
好在展昭反应快,转身站定才开口。
迷迷蒙蒙的水汽里,不知是水热蒸的人脸发烫,还是……

——这场面,该合展大人吻下去方是景色。


——————————————
————
前文链接我不会放_(:з」∠)_麻烦太太们去我主页看啦!谢谢食用!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