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猫鼠】人间四月芳菲尽 HE 06

却说展昭杵在汤池边儿不知如何开口,而丁家那边可是炸开了锅!
先前就说过,展昭来退婚,丁月华又是气他不讲信义又是难过他有了心上人,自在房中闷坐。后来有女婢趁着给展昭舔茶的当给丁家兄弟报说小姐发气哭着呢,虽是小声低语,但江湖人士个个耳聪目明谁听不见?只怕就是故意听给展昭的。又说小姐堵上门谁去都不许进,兴许是按了心思引展昭本人当面也不无可能。
女孩儿心思广,展昭也不是个傻的。只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见,眼观鼻鼻观心低头啜饮,上好的雨前茶,只是不合他口味便也只能做牛饮。展昭一副“我这出入公堂之人怎会琢磨玲珑心?查案倒是会”的样子,丁家兄弟也不好说明白了丁月华想要见他,瞧他这模样,说出来不是自取其辱么!
双方心知肚明,谁又能奈何?
展昭一个劲儿连连赔礼道歉,又推辞年少不懂事男女大防也未忌讳,现下身处庙堂之高才晓得以往江湖草莽不知事儿惹得错处。摆明态度不欲多言,丁家兄弟也道是缘分未到,又推说着相互换了湛卢回去,连带着展昭寻来的美玉巧石作赔收下了。心想,“这御猫如此决意退亲,说道是有了心上人,也怕是人家姑娘知道婚约之事心里不爽快,倒是个汉子!只是可惜我们姑娘心心念念喜喜欢欢要嫁他!唉!”

退亲完展昭走了之后,丁月华一天没出闺房门,开始奴婢们还以为女孩儿脾性起来赌气呢,最后一直不见人声才着慌。先是撞门撞不开,砸也砸不动,没奈何报给丁家兄弟,前前后后耽误了有小半天。
待丁家兄弟闯将进来,一看——
没把七魄吓走六魄,三魂惊掉两魂!
丁月华身着红衣,脑袋上簪花弄翠戴个满头,脸上脂粉厚厚一层,唇也涂了深深的红色,心口处凝着黑色的血,仔细看竟是空了。
杀人挖心,还把人装扮成嫁娘模样。

丁家兄弟悲从心起,又暗怪,若不是展昭那厮来退亲,又何故染上这等事?
一面派人前来陷空岛卢家庄寻展昭让替丁月华查凶手。

听得丁家派人来见,白玉堂只道是一天不得闲暇,让人在堂上等着,央展昭先去看看,自己回房穿戴收拾去了。说是求人展昭先去照看一二,却是吆喝使唤的态度,别别扭扭的样引得展昭把笑都勾起来。
待展昭走了白玉堂才发觉实在失礼数,按照今时缘分现在二人交情又不深,怎的就放心让他代做东家去招呼客人了?他展昭不也是陷空岛贵客么?想到此,衣服也不挑了,急急忙忙扯上一件雪衫赶去堂上,边走边警告自己不得再太过熟稔漏了马脚。
殊不知二世情份,岂是说道说道能消磨去的?
世人多在佛堂道馆祈求上天来世续缘,哪个是求得所愿的。有道是今世缘分今时消,他二人这再世的缘分也不知是谁如何换得的。

再说展昭在堂上,丁家小厮捣头就叩,口里道了事情经过,说是知道展大人定能查个明白,房间什么都没有动,家里也都严备了没人走脱,就等展大人过去看看。这事虽是松江府发生的,但四品带刀的等级也够展昭去探查,死的又是丁月华,再怎么说展昭总觉得亏欠她几分。因此满口答应下来。
这边白玉堂匆匆忙忙赶过来,好家伙一个人都没有了!
气的直说等展昭回来别给他客房住,通天吼倒是缺人气。
家丁们连连唱喏,也不知道五爷一会要打杀那御猫,一会又好生招待的倒是什么个考量。

白玉堂招白福问过,知道是请展昭去查案的,又气上了,“白福你说,他撇下五爷我算是什么意思?五爷让他先前去待客,把五爷我客人带跑算是怎么个待客之道?”
白福心说,人家查案紧急先走,打过招呼的,怎就是不辞而别?况且丁家来人就是寻他的,您去不去人家怕是不论的。
想是这么想,他哪里敢说,说了不惹得白玉堂更不快。
“兴许是展大人想您刚梳洗过,平白无故再染一身死人晦气不爽落。”
这话说的贴心,白玉堂瞪他一眼,“你就知道那臭猫想的什么!”脸色却是好多了。
又说,“丁家丫头去了,五爷我也去看看,免得丁家嚼我口舌说爷不近人情。”

说完上房就奔丁家去了。
白福拿在手里想要他加的袍子愣是没加成,又担心五爷刚从水里出来走这么一趟招风,赶紧吩咐下人去煮姜汤。

到了丁家,吵吵嚷嚷的一片。
白玉堂奇了,展昭查案何时查成这样,吵得都要打起来似的。
想想也不走正门,窜上房顶去躲着。
房内的的确确要打起来了。展昭来了查过伤口,伤处竟是巨阙造成的!而掏心的手笔,则是玲珑簪。二者都是展昭当日在擂台上给丁月华的定情物件。
丁家兄弟一听展昭这样说,都认定是展昭的仇家寻仇害了丁月华。
展昭心里有愧无法争辩,被他二人一说倒真觉得是自己害了丁月华。
只是巨阙剑,他从不离手,可伤处确确实实像是巨阙剑挖的,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查下去。

白玉堂在房顶上听来听去才知道退婚之事,展昭退婚虽没瞒着谁,但也不会是到处声张,
故此白玉堂现在才知道。
只是……展昭说退婚是因为有了心上人?
心上人?
…………
啧,白玉堂没由来的觉得心堵。

前时……前时他怎么说的?
那时候白玉堂被来取三宝的展昭带回去也封了四品,一起去找户部丢失的银两,行至香积寺,白玉堂看得男男女女去拜佛求缘,也鼓弄展昭一起去拜。
具体发生了什么太久远记不清楚,只记得当时见到一寡妇来求再见夫君一面,他便问展昭,“这些个情人个个求佛祖保佑要姻缘世世,佛祖哪里护的过来?若是你有了心上人,你和人家来拜,不会也是说道这些?”满口的嘲弄,“若是你和这夫人一般痛失所爱,又求什么去?”
哪知展昭却是点头又摇头,说,“五弟常说展某御猫九命,若展某果如官家所赐身怀九命,定当求许与之八数,留一于展某便可。”竟是要许求再续一命去。
白玉堂听的哭笑不得,还真把自己当做九命猫不成?
“五爷可是替佛祖听证了,九条命分八条去。”

上辈子都没喝到展昭的酒,这辈子竟是要这么快喝上了么。
若他成婚,送礼送什么?茶?丁月华爱喝雨前,展昭倒是不喜欢……不对,丁月华死了,不是同她成亲,那是和谁呢?京城的?
也不知是谁家的这么大福分。
…………越想越心堵,白玉堂干脆仔细想丁月华身上的伤。

——
——
——————好几天没更_(:з」∠)_今天多写点,说不定二更呢!谢谢食用!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