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猫鼠】孤舟客 一发完哈哈哈哈哈

他一直没有相信那个人死去的事。

久到他和包大人颜大人一起铲除了襄阳王。
久到他一砖一瓦亲手拆掉那冲霄楼。
久到他推去官家给他同丁月华的赐婚。
久到他为五义的卢方徐庆都修了坟立了碑。
久到他再一次见到那个人。

白玉堂。

这一夜的陷空岛下了很大的雨,敲打的青砖石瓦叮叮咚咚,他听得心生烦意,不由得又想起那个人。那个人……若是那个人还在,现在陷空岛这般大的雨,定是叫他不耐烦。白玉堂他最不爱雨呀水呀什么的,上次被蒋平拖在水中淹了一遭后更是绕着水走。不知是更不喜水还是旁的缘故。

雨声愈发清晰,落在耳边似的。

又似是细碎呢喃嚷在耳边。

他干脆起身出了院子,这小院是白玉堂的居处,日日排了小厮洒扫倒也干净齐整。

只是少人气。
——他平日不常来,也没有人再来。

渡口栓小舟的木桩因为大雨被水掩住,水光迎着夜色盈盈,晃的他眼晕。

也是,南侠年逾耄耋之数,眼力心力早不如当年。

当年随着某人一路赏苏杭观扬州,十里春风看遍三百栏杆拍尽也不曾觉得困顿。

如今……

他扯了绳子放开小舟卧进去,随水波荡走。

小舟晃晃悠悠。

像是催眠。

他合上眼沉沉睡去,竟有一丝心安。

仿佛还是当年青春少小因着查案逛画舫。

一抬眼就能看见心上人就在岸上笑着等他上来。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