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姜&齐若

风流不齐家

【猫鼠】人间四月芳菲尽 HE 07


久等啦对不起!最近写了一点短篇嘿嘿嘿!谢谢食用!

————

丁家人咬定是巨阙剑致命,玲珑簪剜心,展昭为着自责没发觉不对,可在他看来,既已经被剜去了心脏,又是如何得知巨阙毙命呢?玲珑簪剜心的说法也是丁家人所言,白玉堂暗暗想着。
一个名字闪过心头,碧溪!丁月华的侍女碧溪!她说不定知道些什么,问一问也不耽误时间,想到此,白玉堂折身往外走,准备从正门进来好好问问。他做梁上君子是为多探听探听,现下有旁的思路,自是不做这等好事了。
一番通报,丁家只得按下争吵把白玉堂迎到正厅上了茶。
还是雨前。
丁月华喜好这雨前,丁家其他人又是蛮壮汉子不爱侍弄这茶茶盏盏的,在他们眼里有那闲情雅致不若去挥三两下剑。
因得丁家只有雨前。
——展昭唯一不爱喝的这种雨前。

不喝雨前的人和只喜好雨前的人能有什么好结果?白玉堂呡一口水咽下,不知道怎的也嫌弃这雨前来。
果然难喝!
和丁家人一样都惹得他烦。
本来他对他们弟兄俩把展昭从通天吼放出就颇有微词,虽是前时之事,但也不碍着他不喜丁家。因此恨屋及屋,瞧什么都不顺眼。
茶水不好喝、椅子不够舒坦、屏风不正、燃的香还不知是什么腻歪味道,小厮丫头们的衣服也是艳丽过分犹如胭脂勾栏子做派……
林林总总,目力之所及的物件被他白五爷在心里批评了个遍。

思及正事,白玉堂压下心底不快道,“爷是来帮着查案的,去叫你们姑娘屋里那丫头来!”
“五弟是有话问她?”
被丁兆兰一问,白玉堂更恼,“爷来帮忙的你们照做便是!那丫头呢?不快带上来!”
说他恼也不然,他只觉得“五弟”这声怎么听怎么膈应。
丁兆蕙知他性子,忙吩咐下人去传唤。
展昭方才也跟着进来堂上,一直立在屏风边没做声。见白玉堂恼,他倒是低头暗笑。
丁兆兰丁兆蕙没瞧见,偏生白玉堂眼尖看着了。
心道,我在这里受着烦要助你,你不领情便罢,竟是还笑!
一时间气都不生了,只觉委屈。
又怕人看见异样,埋头就去喝茶。
茶水放这一阵子早凉透了,白玉堂猛一口灌下去浇得喉咙至肺腑发冷。

要是换成酒便好了。
白玉堂胡乱想着

评论(2)

热度(25)